我國電子課本標準提案已獲ISO國際標準立項


人民網上海11月28日電(記者姜泓冰)電子課本與電子書包正在悄然“翻轉課堂”。上海、北京、重慶、廣東等超過半數的省市均開展試點,僅上海閔行區就有40所中小學、共80個班級的孩子背上了“電子書包”。我國的電子課本及電子書包標準體係正在浮出水面,其中電子課本標準已由國際標準化組織ISO正式立項,正在以此為草案展開國際標準研製。

由國際標準化組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教育信息化研究所、全國信息技術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歐盟標準化與學習標準委員會共同主辦、華東師範大學承辦的“2013教育信息化暨電子課本與電子書包標準及應用國際論壇”,28日在滬開幕。記者獲悉,我國電子課本與電子書包將進入“標準研製―產業發展―教育應用”一體化推進新模式,首批“全國電子課本和電子書包標準應用與教育創新示範校”,已在北京、上海、重慶、廣東、江蘇等地展開試點,其中,上海閔行區以40所中小學、80個試驗班的規模,成為全國最大的電子書包試點​​地區。南京以21所公辦中小學試點緊隨其後。

據悉,電子課本和電子書包是近兩年教育信息化發展熱點之一,目前已有50個國家積極致力推廣,美國加州從2009年9月起在9—12年級取消紙質書,全部用電子化課本;韓國政府則要求2012年之前電子書進入所有中小學,逐漸取代傳統印刷品。歐盟已建立了旨在研究電子課本應用遠景、系統框架和相關標準的項目體系,英國的標準化組織已完成了“高校電子課本商業模式項目”研究。

在我國,教育部從2000年起實施“校校通”工程,到2011年,新聞出版總署將“電子書包研發工程”列入“十二五”重大工程項目,各路IT廠商及出版商都加大研發力度,謀奪估計達上千億元的市場份額,但國內公眾對於“電子書包”概念還相當模糊,常直觀和膚淺的理解是:它將學生書包裡的教材、作業、課內外讀物、字典等學習用品全部數字化後整合在一個重量約1公斤的輕便移動終端中,遠輕於平均重量達3.5公斤的小學生書包和平均重量達5.5公斤的初中生書包,可以身體給學生“減負”。目前“電子書包”產品多種多樣,良莠不齊,缺乏統一的行業標準,且由於版權利益失衡,擁有教育資源的出版社往往不願提供數字出版授權。

上海是國內最早開展電子書包項目試點的城市之一。 2010年,虹口區18所中小學實施試點,市教委已將電子課本與電子書包納入“十二五”教育信息化發展規劃。閔行區在2012年加入試點,僅一年多時間,已探索出以“前移後續、合作互動、自適應評價”為基本特徵的“以學生問題為主線”的數字化智慧課堂教學範式,受到專家肯定和學生、家長歡迎,認為這種學習方式激發了學生自主學習的潛能。目前,閔行區電子書包項目已進入第二期,建設了統一數字化專用平台,對試點學校、班級、學生的數字化教學進行統一管理。而在該區的數字化課程建設平台上,已經有了十幾類幾千課時的數字化學習資源。

據介紹,為統一電子課本和電子書包標準,全國信息技術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和教育部教育信息化技術標準委員會聯合組建了專題組,由華東師範大學上海數字化教育裝備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牽頭組建標準研製隊伍。到2013年11月,《電子課本與電子書包體系框架標準》和《電子課本信息模型規範》已完成國家標準立項,《電子課本與電子書包術語規範》《電子書包終端規範》《虛擬學具分類規範》等8項標準,也已經完成了草案編寫,正在申報國家標準立項。而我國主持研製的電子課本(e-TextBook)標準,已在2012年5月獲國際標準組織正式立項。中國作為該標準聯合召集人,與國際同仁一同開展該國際標準研製,近期已形成技術報告建議草案。

該論壇是我國舉辦的首次關於電子課本與電子書包領域的國際交流盛會,主題是推進其標準和體系研製, 同時展示電子課本與電子書包相關產業成果和教育應用經驗。論壇上,不少國內教育信息技術專家表示,電子書包概念熱,實際推廣並不順利。有家長認為使用電子書包將替代老師傳統的講課功能,無法確保教學質量,同時平板電腦對孩子視力損傷大,孩子書寫能力、與人交往能力會弱化等。有些教師因習慣於傳統教學手段, 對信息技術的使用存有疑慮,甚至擔心電子書包會影響考試分數;又如,現在有些學校認為使用iPad等平板電腦就是電子書包,以為只要把所有的書本、作業輸入電腦就成了電子書包,拿電子終端當黑板、軟件作課本用,殊不知數字化學習不僅僅是一個移動終端的問題,而是教學時空的無限擴展和教學方式的革命性變化。

教育部教育信息化技術標準委員會主任、華東師大教授祝智庭這樣描述未來基於電子書包的智慧學習: “學生可以隨時用智能手機掃描教輔書上知識點的二維碼,所得的教育資源又是經過專家精心編制的。隨著教育大數據庫的建立和學習分析技術的應用,將實現個性化、動態化的教育資源送達,從而讓學生在各種終端設備上獲得學習輔助。”